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K街5號

最了解你的人——是敌人

 
 
 

日志

 
 

[短●源庚]Timless改编——我的未来不允许你的缺席  

2008-01-14 16:32:49|  分类: ≮镜花水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Timeless改编——我的未来不允许你的缺席(k5制造【诡异版】)

我叫LEE,是汉城大学附属医院的心理医生,
崔始源是我三年前接手的病患,与很多成功人士相同,巨大的压力使他们的心理产生了疲劳感,受到过多压迫的大脑皮层,反映出了许多意识可控制之外的东西,而他的问题,是病理学上的臆想症,从前还伴随着并发的忧郁症,但是今年有了很大的好转
当他走进治疗室作登记时,我那常常怠工的秘书小姐,难得的积极过去记录,从女人的角度说,他是个相当迷人的男人,今天他的穿着与以往不同,一直西装笔挺的他,今天穿着休闲的开米毛衣,牛仔裤,踏着运动鞋,看起来显得年轻不少

“先生,有预约么?”
“是的。”
“您的名字。”
“韩庚。”


人心是个奇妙的领域,而作为医生所想开拓与了解的正是人们所迷惑的东西
可是如果摈弃唯物主义,那么我认为,有些东西永远都是神的领域


三年前

“您的名字?“
“崔始源。“
“职业?”
“崔氏集团执行副总。”
“崔先生,您的问题是?”
“幻觉,可以这么叫么,我总是看见一个人,我想我不认识他,但是,又觉得很熟悉,这样说你懂么?”
“有很真切的熟悉感,记忆里却没有这个人。”
“对,就是这样。”
“那就是说你臆想出一个完全不存在的人。”
“恩,可以这么说,可是很多场景都太真实。”
“崔先生最近工作压力很大么?”
“不,公司一切都很顺利。”
“这种状况是什么时候开始的?”
“半年前。”
“那时候发生了什么事么?”
“我进行了一次手术。”
“顺利么?”
“很顺利”
“大手术?”
“恩。”
“通常情况下,经过大手术的病患容易由于精神压力或者其他原因,在一段时间里并发抑郁症或者臆想症,放松下心情,去旅游次吧,一般这种情况大概九到十个月就可以好了。”
“谢谢您的忠告,我会考虑的。”
“我会开点安定给你,看您现在的状况,睡眠估计很糟糕吧。”
“很难入睡。”
LEE很快写出药单,递给崔始源
崔始源,起身,微微鞠了躬,起身准备离开
“医生,记忆可能被移植么?”
“理论上不可能。”


恢复并不象LEE想象的那样,崔始源的症状在之后的时间里不但没有缓解,反而有了愈演愈烈的趋势
两年前
“关于那个人,就象很多块散掉的拼图,现在一块块慢慢被拼凑起来。”
“拼凑?”
“刚开始甚至不能看清楚他的脸,但是慢慢的变清晰了,关于他的事情也多了起来,甚至知道他是一个警察,染了黄色的头发,脸很秀气,他好象还有个很要好的女朋友,生活很幸福。”
“崔先生,您当过警察,或者曾想当过警察么?”
“我从小就很向往警察这个职业,而且也在进过警校,但是由于后来家父坚持要我继承家族生意,所以放弃了。”
“您有女朋友么?”
“暂时没有。”
“从以前的病例看,有时人会根据自己所希望的理想生活状态,虚构出一个人或者说某种人生来,而随着这种症状的加深,这个虚构的人生就象搭积木似的,慢慢完整。”
“有治疗的方法么?”
“可以试试催眠。”
崔始源稍许
“我会考虑您的建议的。”
“崔先生最近睡眠好么?”
“比以前好多了,我大概是把我臆想的人生当作一个美梦了吧。”
“这很好,自我的良好暗示也很有治疗效果。”
“医生,我知道这个问题看起来很愚蠢,但是人的记忆真的只存在于大脑里么,我们不是常说我心里怎么怎么样。“
“心里这个概念,只是一种表述习惯,而实际意义上的心只是个肌肉与血管组合而成的器官不是么?”
“。。。。。”
“崔先生,冒昧的问下,一年半前您做的是什么手术?”
“换心,换心手术。”

“你是谁?”
看着镜中自己的脸,崔始源不禁迷惑,慢慢的那张再熟悉不过的脸,浴室里慢慢升起的水雾让镜象变得模糊起来,
他伸手去擦,又渐渐清晰了,只是换成了另外一张脸,
淡黄色的半长碎发,
清秀的轮廓,
哀戚的眼

“你,忘了我了么,始源?”

一年前
“韩庚。”
“韩庚?”
“对,那个我经常看见的人,他不是我的想象出来的,他真当然存在,叫韩庚,是个警察,准确说,是防暴特警,而那个女人,叫李研喜,是他的未婚妻。”
“那么您认识他?”
“不,在我开始调查之前,我想我并不认识他。”
“开始调查?”
“最近,有段影象总是不断在我脑海出现,我看见他拿着枪,指着我,嘴里在喊着什么,我仔细听,却什么也听不到,我看到他防弹衣上的编号,后来,我好奇的找了警局的朋友查了下那个编号。”
“就是那个人?“
“对,就是他,而且。。”崔始源顿了顿,痛苦的皱起眉
“而且,他用那种近乎崩溃的样子看着我,不停的喊着,而每当这个时候,我的心就会不可抑止的绞痛。“


“我应该记得你么?”
为什么要那样哀伤的看着我,为什么看着如此哀伤的你,我的心会痛到无以复加呢
“果然是忘了啊。”镜子里的人凄然的笑了笑
“如果我记起来,你就会开心了么?”
摇头
“既然忘了,就忘了吧,丢了东西,怎么可能再找回来呢。”
秀气的眼里似乎有水要涌出来,始源伸手想去擦,碰到的却只是镜面上凝住的水气

“帮我去看看妍喜好么,我答应要照顾她的,可是。。。”
“妍喜,是那个花店里的女孩子么,你的未婚妻?”
点头
“如果这样做,你会开心,我答应你,可是你为什么不自己去呢?”
蒸汽凝成的水珠缓缓往下流,把镜象划成长条的碎片,看不大清里边的脸,只觉得那神情似乎稍有舒缓
耳边是他的声音
“真的可以么。。。”


“那你也见过那个女孩子了?”
“对,李研喜,是个相当温柔的女孩子,只是,未婚夫的早逝,给了她不可愈合的伤口。”
“早逝?”
“两年前因工殉职,而且,他就是我的心脏供给者。”
“崔先生,你确定,你之前不认识这个人?”
“不认识,我们家很少跟警方打交道。”
“那么你仔细想想,在你的记忆里有没有类似记忆断层的东西?”
“有,远的我不记得了,但近的,比如我手术那年的记忆,好象就完全不存在似的,我的主治医生说这是手术的后遗症。”

“如果不是见到你,我一直都以为,人死了就什么也不会留下了呢。”
渐渐的,始源跟镜子中的那个人慢慢熟络,那是个很温柔的男子,
他会谈起自己的小时侯,那人是华裔,能说很好的中文,于是始源也开始学习中文,
他会说到自己的未婚妻,说她的体贴,她的迷糊
只是他总不谈关于始源忘了他这回事
每次始源想说,就会看到他本渐渐平展的眉头又慢慢纠结,于是便不忍继续

“死?我还没有死哦,我的心脏还活着不是么,在你的心房里,它还在跳动着呢。”
是呀,他支撑着全部生命的心脏还在跳动,而自己的却已经死了,那么现在这个到底是谁活着,又是谁死去呢?始源开始迷惑了

“庚,你寂寞么?”
“庚,其实应该你活着吧?”
“庚,活着的是你吧,我的心明明已经死了呀?”
“庚,你怎么能丢下我一个呢。”
“庚,和我在一起吧。”

很多年后,当LEE已经退职回家当全职太太后,偶尔会翻翻以前的病例,而很巧合的,现在她的丈夫正是那个叫做韩庚的警察的同事,于是很多事情得到了还原的机会
“东海,当时你们为什么会同意把韩庚的心脏给一个要了他命的人呢?”
“我们当然不愿意,可是这是韩庚哥的意愿呀,他们俩啊,很早前就被命运的绳索捆绑在一起了呀。”
警校时,被誉为天才的韩庚与崔始源,之于东海,一个是高自己一届视自己为亲弟弟的韩庚哥,一个是与自己同届经常性捉弄自己的恶魔源
“多令人怀念的时代啊。”
嬉闹,相持
而三人的秘密则是韩庚与崔始源的恋人关系,
禁忌的恋情
是相互的依靠
更逃不过的是命运的撕扯,
终于,再也无法忍受的一个,选择逃离
没人知道韩庚毕业的那天晚上,确切发生了什么
争吵的两人
突如其来的车祸,
韩庚架车时心绪极乱,在十字路口与一辆超速行驶的跑车相撞,两个驾驶者都受了很重的伤
韩庚在医院躺了半年才复原
而在这半年里,崔始源退出了警校,据说是回家准备继承家业,而且再也没出现在韩庚和东海的视线里
也在这半年,韩庚认识了住在同家医院的研喜,开始了完全不同的人生”


“等我们再次看见崔始源时,他已经是个穷极无聊,以抢劫为乐的纨绔子弟了,那天韩庚哥站得离我们很远,完全听不到他们说什么,然后枪就响了,只是,崔始源为什么都忘记了呢,。”
“亲手杀了自己最爱的人,这样的记忆谁会想记得。。”
“那种事想忘就能忘么?”
“人心啊,是个奇妙的领域,如果从医学角度解释,我们叫它强迫性失忆。”
“强迫性失忆?”
“就是忘记自己想忘记的所有东西。”
“哼,真是自私的人啊,因为不记得了,所亏欠的一切就都一笔勾销了。”
“真的一笔勾销了么,不是说,欠的总归是要还的么?”
“谁知道呢,命运本来就不公平么。”
“不公平么?”


那天,以韩庚的名字做了登记的崔始源并没有走进治疗间,他只是朝LEE微笑着挥了挥手,便径自离开了,那样的笑容,LEE觉得极其陌生,完全不是他所知道的那个崔始源


交通课新进警员赵奎贤就职以来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整理历年的案宗,而他眼前摆着的是十年前一桩不了了之的超速造成的交通意外
肇事者是名叫韩庚的预备警员,他在十字路口闯了红灯而与一部高速行使的跑车相撞,其结果是肇事者撞断了腿,而跑车司机则撞断了肋骨,造成了心脏受损,而且还有中度的脑部创伤,奇怪的是,受了如此重伤害的被害者,却从未提起诉讼


哲人说男人用身体和心去爱,女人却用灵魂去爱
李研喜看着那个最近常常出现在自己周围给予自己帮助的男人慢慢走近,与往日不同,此刻她的心跳突然变得剧烈起来,慢慢的,当那个男人逐渐靠近,
那张不算熟悉的脸上,那种极为熟悉的神态,
随之而来的是贯穿灵魂的颤动,
陌生的躯壳里
自己深爱的那个灵魂
已然苏醒


“始源,你寂寞么?”
“始源,其实应该谁活着呢?”
“始源,你的心明明已经死了呀?”
“始源,怎么能丢下我一个呢?”
“始源,和我在一起吧。”

始源,活着的是我呀

  评论这张
 
阅读(19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