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K街5號

最了解你的人——是敌人

 
 
 

日志

 
 

[ao/go}盛夏光年番外——在他之前与你相遇(非腐女勿点)  

2007-05-26 10:58:37|  分类: ≮镜花水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他之前与你相遇[包子/少爷/王子]


“罗杰,找个小子帮我跑个腿.”
阿兰史密斯啐了口血沫,脱力的靠在墙角里
罗杰克莱文看了看围着自己的手下,从中叫出了一个高高壮壮的男孩
“他去吧,这小子跑得快,明天就去你们营报到了.”
阿兰看了看站在自己面前的男孩,扯着嘴笑了笑
“哥们,去你明天报到的地方,在门口你会看见个褐色头发的男孩,他叫迈克尔,你去告诉他不用等我了.自己先回去吧.”
男孩点了点头,朝大路上跑去
“等下.”阿兰突然想到什么似的叫住已经跑出去一段的男孩
“那家伙路痴,你送他回下基地吧.”
男孩憨憨的点了点头,消失在街尾
“不回去没事么,再犯事估计你就得被OUT了.”
罗杰克莱文把水和毛巾递到阿兰手上有点担心的看着伤痕累累的同伴
“OUT个头,老头子给我办了转营,明天就要去利兹了.”
罗杰了然的点了点头,拍了拍阿兰的肩
“兄弟会想你的.出息了别忘了兄弟”
没有回答,阿兰把头埋进膝盖里,真TM疼啊,这样连再见也没有办法说了


“迈克尔?”
欧文抬头看了看站在自己面前的人,实在无法与记忆里任何一个人对上号
“是阿兰叫我来的,他说你不用等他了,自己先回去吧.”
欧文怔了怔,哦了声,眼底有些黯然
“那个,这里好玩么.”
陌生的男孩指了指绿草茵茵的训练场,一脸好奇的问欧文
“哦?你说青训营,恩,虽然有点辛苦,但是我很喜欢这里.”
陌生的男孩咧开嘴笑了笑
“那应该是个不错的地方.嘿,走吧,我送你回家”
把头摇得象拨浪鼓似的,欧文一脸认真的看着对方
“阿兰说我是路痴对吧,不要听他瞎说,你看我象个笨蛋样子么.”
陌生男孩仔细打量了下眼前的人,摇了摇头

“好了,你回去吧,对了,史密斯是不是打架了?”
话说到最后时声音变得很轻.
局促的摸了摸头,男孩勉强的笑了笑
不着痕迹的叹了口气,欧文挥了挥手转身离开.
“嘿,哥们,你们训练几点开始.”
欧文转过身疑惑的看着站在不远处的男孩
“:八点开始.”
虽然觉得这个问题很突兀,但是欧文还是很友善的回答了
似乎看出欧文的疑惑,男孩从兜里拿出一块吊牌
跟欧文胸前挂的一模一样
不同的只是上边的名字
____斯蒂文.杰拉德
“我只是想确认下时间好不要迟到,明天起我们就是队友了哦.”
欧文吃惊的看着眼前的人,对方弯起眼角,笑得活像一只包子
霎时明亮的路灯,把本有些黯淡的道路照得豁亮,
那其实是个再平常不过的夏日,欧文一如既往的努力训练然后在门口等阿兰一起回宿舍,史密斯习惯性的翘了下午的练习,去找自己的街头朋友,然后并不意外的和另外的一群小混混干了一架,杰拉德跟着自己的老大罗杰在街头厮混,盘算着逍遥日子大概是快到头了
剧本已经写好,欧文等大概半小时后,会看见阿兰脸上挂彩的走来,阿兰搭着欧文得肩边揉揉有点疼的嘴角开始头疼明天又要受教练训斥了,杰拉德跟罗杰混到半夜然后混混沌沌的走回到家,再在自己第一次训练里迟到.
有些人是注定要相遇的,只是时间地点方式有所不同,也许上帝只是在云端无聊的打了个哈欠,于是既定的剧本有了小小的差池,有人提早相遇有人提早分别,命运转了个小弯,滑向新的起点


很多年后,韦恩鲁尼坐在酒吧里兴致勃勃的听着斯蒂文杰拉德说起这次初遇,不禁啧啧叹服命运的神奇,迈克尔欧文歪着头看着说得兴起的两人,撩拨着面前的小松饼,而与他之间隔着斯蒂文和韦恩坐着的阿兰史密斯,眯着眼抿了口手中的马丁尼,嘴角微微扬起,笑得云淡风轻

再一次遇见时,欧文甚至没能第一时间认出眼前这个有着英俊面孔和略带邪肆笑容的男人是自己那个爱惹麻烦的青训营队友,
“好久不见.”
所谓”好久”,间隔的是整整五年的时光
那个在欧文印象里总有些虎头虎脑的莽撞少年,蜕变成强势而耀眼的存在,甚至隐约透着些许的暴戾

几乎出于对于危险存在避让的本能,不经意间,拉出了些许距离,然后想起那些在同辈中流传的碎言碎语
“恶棍”
“流氓“
。。。。
似乎除了对于那张脸多数人持肯定态度外,就很难再找到其他的褒义词来形容眼前这位阿兰史密斯先生了

“可是他以前不是这样的呀,虽然也很喜欢打架,不算什么规矩的人,可是至少…”
欧文躺在宿舍的床上,皱着眉看着灰白的天花板
“那在你印象里他该是什么样的.”
杰拉德坐在床头细心的削着苹果
“阿兰呀,刚认识的时候我挺怕他的,后来熟了,发现他这人虽然看起来挺凶但是其实人挺好的,有时候了,你也知道的那些先入营的不是总喜欢欺负新人么,可是他们不敢去惹阿兰,史密斯脾气火爆,拳头更火爆,而阿兰很看不惯他们欺软怕硬的样子,所以如果有新生被欺负他一定会帮着出气的,后来那群”老人”也就不敢欺负了,所以你来的时候,他们规矩了很多.”
欧文接过杰拉德递过来的苹果咬了口,然后戏谑的笑了笑
“当然,你拳头也很火爆.”
杰拉德无奈的翻了翻白眼,开始削自己的苹果
“斯蒂文,什么时候你开始觉得混街头的日子很无趣的?”
欧文一口把苹果咬去大半,咕咕囔囔的说
“进了训练营以后吧.”
“似乎找到了个目标,然后就觉得混混沌沌的过日子也不是那么回事了.”
杰拉德耸耸肩膀说道

欧文坐了起来似乎明白,又似乎不明白的挠了挠头
“你也可以当作是叛逆期结束么,人多少也是有叛逆期的.过了就规矩了.”
杰拉德一副相当深刻的表情说道
“规矩了?你?噢~斯蒂文现在离愚人节还有大半年.”
一副受不了的表情躺回床上,又恢复了皱眉看天花板的状态
“大概阿兰的叛逆期比较长.”
觉得自己这个解释比较合理,欧文转了个身,准备开始睡午觉
斯蒂文杰拉德起身走到门边,把房间留给欧文休息,还没带上门,就又被欧文叫住了
“可是斯蒂文,为什么我没有叛逆期呢,你看我从来不出去瞎混,甚至从没翘过训练和正课.”
“因为你是”典型”绅士么.”
即便他想说的是,”因为你是个怪胎.”,但是杰拉德在面部表情上倒是表现的相当”衷心”
“恩恩,谢谢你斯蒂文,对了你下午是不是要出去,能不能请你帮我偷偷弄点零食进来,你知道的我库存不是很多了.”
“要是我说NO呢.”
“那我就告诉教练你把烟都藏在储物柜的第二个抽屉里了.”
看着欧文笑得人畜无害的脸,斯蒂文杰拉德真的很想说;”迈克尔你不是怪胎,只是叛逆期来得比较晚.”



要了解迈克尔欧文的情况并不难,特别是对阿兰史密斯而言,足球圈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在英国这个消息广泛到老特拉福德的更衣室有几块地砖都能知道的国家,要知道一个同行的消息不会是比打个电话更困难,特别是个备受关注的同行,
在青训营的时候阿兰史密斯就知道在教练眼里,那个叫迈克尔欧文的孩子跟其他人是不同,对于那个有点单瘦的小个子,教练们要求更严苛,而关心也更甚,同是前锋,阿兰清楚的知道欧文比普通的孩子跑得快,有更敏锐的攻击嗅觉和更娴熟的盘带技术,那是被所有人寄予希望的少年,
下一个鲍比查尔顿,
下一个加扎,
下一个席勒,
甚至于若干年后,人们会拍着另外一个天赋出众的孩子,说:”你会是下一个圣迈克尔.”
事情就是这样,所有的溢美之词都已经整装待发,等待的只是一个契机而已,所以当大多数同龄的孩子还在为青年队的主力位置努力,比如阿兰史密斯,比如斯蒂文杰拉德,叫做迈克尔欧文的少年已经从英足总那领来了国字号的球衣,再接下来_____石破天惊

阿兰史密斯坐在宽阔的开米沙发上,左手环着身材火爆的新女友,右手夹着烟,看着电视机里白衣少年,狂奔,过人,中的,欢呼,却难逃落泪的结局
不经意,烟已经烫到了手,赶忙掐熄到烟灰盒里,惹来怀中女友的轻笑
“你朋友这次可出风头了.”女孩说
“朋友?”
阿兰疑惑的挑了挑眉,
“迈克尔欧文对吧?”
女孩抬了抬下巴指了指房间另外一头的成列柜
“你变了很多,可是他基本没变.”
醒目的位置上,两个笑得分外灿烂的少年


可是亲爱的,你不曾经历又怎会知道,我们都已改变,褪去青涩,变得面目全非

在赛马俱乐部遇见阿兰史密斯是欧文始料未及的,随意的休闲衬衫,水磨牛仔裤,在衣着严谨的人群中,显得分外醒目,当然更醒目的还是他身边火辣撩人的女友
完美的外貌,惊人的财富,显赫的家族
________“利兹恶少”有位羡煞旁人的女友---------八卦媒体如是说

“嘿,好久不见. 迈克尔”
阳光穿透巨大的落地玻璃照射进来,
“这次似乎没隔太久.”
玩笑般的回答脱口而出,迈克尔惊讶于自己的自然
也许是因为那鲜明的光晕,也许是因为温暖的笑容,也是只是恰好今天自己或者阿兰心情很好,也许是错觉
那段被时间划出的距离依然存在
只是一切也许的彼端
强烈的熟悉感呼之欲出

阿兰对于赛马之类活动是极其厌恶的,他更热衷的是激烈而力量感的运动,比如拳击,当然还有足球,可是熬不过女友,总还是陪着女友一家来了,进入VIP时看到欧文,其实并不算太大的意外,新英格兰金童对赛马的热爱,人尽皆知\

要不要去打招呼呢?
上次见面时的疏离感明显而深刻,可就这样转身走了?
是,这里有很多人他不一定会注意到自己,然后呢,然后继续这样形同陌路,
陌路么?
与其说是陌路不如说是殊途更贴切
不是一路人不是么?
从来都不是,
即便在最亲密的时候,
即便会一起跑去电影院悄悄钻进人群里,偷偷混进去看PG-15的电影,
即便为了偷吃零食而一起受罚,
即便那么多次是他帮自己清理打架的伤,
即便那么多次是他帮自己圆逃脱训练的谎,
可是阿兰史密斯一直都认定他跟迈克尔欧文是两类人,
很多次他期望着能成为同类,
但是那是不可能的,之于自己那也是悖论,
阿兰史密斯永远无法成为温文尔雅的绅士,
而他更无法想象迈克尔欧文成为惹是生非的流氓,如果原因是因为自己那么便更是无法容忍

充足的原因转过身跟着女友去里间,一场偶遇便不会存在的,可是最终事情还是朝着了另外一边发展,阿兰史密斯走过去,挥了挥手
“嘿~好久不见,迈克尔.”
话语流畅,心情局促
就像不算太久的从前他背着球包第一次踏进青训营的更衣室,看见那个瘦瘦的男孩,局促的想
我是不是该走过去,伸出手,说:”嗨~我是阿兰史密斯,你好.”

那天两人谈了很多,从赛马到斯诺克,阿兰好笑的发现自己为了追女友做的功课竟然有了其他的功能,而更惊奇的在于,当他在酒吧里把第七张绿色钞票压在欧文的酒杯下时,他不得不承认如果不是某个球探先下手为强,那么迈克尔欧文一定会成为一个优秀的赛马经纪或者斯诺克球手,

9号球入袋后角落里的女士们发出清亮的欢呼,那些聚集在酒吧里的单身女孩子们,把目光在亮眼的两个男人更确切的说是男孩间游弋,不同的气质,相同的令人着迷,女友不着痕迹的走到阿兰面前,偎进怀中,宣告所有权,而那个叫路易斯的女孩只是恬静的坐在原来的位置上,与欧文相视而笑,

欧文低头看看表,露出惊讶的表情
“上帝,这么晚了,对不起阿兰,但是我想,我该送路易斯回家了.”理解的点点头,两人迅速的留下联系方式,而在送欧文出门前女友提议下次一起打高尔夫,理由是同为高尔夫狂热者的她的父亲是欧文的球迷
这样的要求,被欣然接受

偶然或者注定,交集变得频繁起来,酒吧,高尔夫球场甚至是大路上,似乎为了把阴差阳错彼此消失的五年补回来,那种初见的隔离感似乎是一种错觉,
阿兰看到那个曾经熟悉,或者曾经以为熟悉的幼时同伴又回到他面前,
腼腆温柔的微笑,
友善的告诫,
不伤大雅的调侃,
这种感觉很好,至少在阿兰史密斯看来,不需要太刻意的去维持热度,他们有说不完的话题,比如对于彼此完全真空的这五年时光,在有意无意的交谈与叙述里,时间的拼图被一点点整合起来,欧文的生活与阿兰史密斯想象的其实差不多,
属于一个从小被寄予厚望的天才应有的生活轨迹,
甚至更简单一些,
没有花边新闻,
没有声色犬马,
不平凡却很平淡,话题无外呼足球,赛马,学业,声名,
还有他的女友,路易斯___史密斯很奇怪的发现自己竟然只需要一次就记住了那个女孩的名字,要知道,他有时甚至需要至少见三面才能记住自己想追求的女孩,而那个女孩,迈克尔的女朋友,并不出挑的外貌,温柔而安静,更不可忽视的是每当迈克尔说道她时目光中的爱意,不耀眼却极度温暖,想起自己身边走马灯般更换的女友,阿兰想那女孩真是足够幸运,而迈克尔又何尝不是

拼图几近完整的时候,迈克尔却藏起了最后一块,欧文不说,阿兰也无从问起,
最后块拼图是斯蒂文杰拉德,
当时并不算太过注目的存在,而对于阿兰史密斯而言,比名字稍微多出点的印象,也就只知道他是欧文的队友,好友,甚至死党,再有就是时隔五年再次遇见时那个揽着欧文说电话的大个子,那张包子脸很眼熟,却有不是很真切的记得在哪见过

直到有天,”GEMINI”这个词汇把迈克尔欧文与斯蒂文杰拉德这两个名字连系起来,阿兰在”DP”里挥了挥报纸,然后看身边的迈克尔有点尴尬的摸了摸头,脸上是阿兰从没见过的局促表情,欧文是及其沉稳的一个人,从阿兰史密斯认识他那天开始,虽有偶有恶作剧但总的来说还是少年老成,而经过这些年,这样的气质愈发明显,这种有些无措的表现,在阿兰看来新奇而带有某种陌生意味,照片上两人笑得灿烂,明朗还有些许未来得及退却的天真,那天,欧文把最后一块拼图补全了,他浅浅的喝着酒,这是阿兰第一次见迈克尔喝酒,与把未成年禁酒令当废纸的阿兰不同,以往他们在酒吧时这个乖巧的少年永远自觉的只点饮料,而这次却毫不犹豫的要了酒,
关于斯蒂文杰拉德,欧文说了很多也很少,
多在于,可以让人清楚的意识到他们是很要好的朋友,
少在于与可以删节和隐藏的言语相比,那种复杂甚至暧昧不明的表情无比明确的告诉倾听者,那些被隐去的是多么长的一段故事

“只是最近,我想我们之间,我是说和STEIVE之间有些小问题.”
毕竟很少喝酒,一杯马丁尼已经让刚告别青葱的准男人目光迷离,只是那金色的液体冲不掉眼底的那丝落寞,

阿兰把车停到欧文家门口,看来今天赶回利兹基本是不可能的事情,副驾驶座上的人已经睡了过去,18岁与20岁,都是年轻得令人妒忌的年龄,而自己与他相处的时间前前后后加起来,似乎刚好两年,
在不算太长的时间里,也仅占去他人生的十分之一而已,
可是不可否认的自己大概是喜欢这个人的,
也许更多,
也许只是喜欢而已,
以前喜欢他天真的笑,喜欢揽着他的肩,一起走在明媚的大街上,喜欢并肩奔跑,甚至喜欢跟他没营养的斗嘴吵架,
而现在呢,
喜欢他温柔的眉眼,喜欢侧着头听他说话,喜欢遇见他时他眼中不期而遇的惊喜,甚至于那种内敛的态度,如果曾经的吸引只是对于阳光温暖或者摆脱寂寞处境的靠近,
那么现在呢,那些本纯粹而简单的东西,
似乎在彼此成长以后,被一种叫失而复得的情绪催化得有些暧昧不明,
所以才会嫉妒那个叫斯蒂文杰拉德的男人吧,
如果当初自己能规矩点不把父母逼得忍无可忍调自己回身边,那么这5年的时间,那个较之自己更靠近的位置,是不是会有截然不同的所有者

打断思绪的是有点陌生手机铃:YOU NEVER WALK ALONE,
迈克尔的,
银色的手机斜斜的掉在了座位的间隙里,而主人似乎并没有接他的意思,或者说能力,仍然沉沉的睡着,阿兰被坚持不懈的铃声打败,不大乐意的按下接听键
“HELLO?”
那边是短暂的沉默,然后是撞击声,再然后挂机…
看了看来电显示”S.G”
嘴角不禁扬起一丝邪肆的笑容
杰拉德先生的电话估计摔得不轻.阿兰不怀好意的想

要不干脆把身边这位架回家好了,拨了拨迈克尔柔软的褐发,阿兰不自觉轻轻靠过去,近得足够感觉到彼此的鼻息,微醺的酒香还在肆意扩撒,迷醉在月光里,如果不是在俯身瞬间看见不远门阶上那个高大的身影,阿兰想自己大概是会吻上近在咫尺的那双唇的,
那被丢到几万光年外的绅士风度怎么好死不死的这时候回来了呢,
阿兰有点自嘲的想,走下车,从副驾驶座上驾起仍不见清醒的人,满满朝门口走去,没走几步,那高大男人就出现在了身前
“OK,安全送达.”
阿兰微笑着把靠在自己肩头的人推到身前男人怀里,
“是史密斯对吧,我是斯蒂文杰拉德,那个,迈克尔给你添麻烦了.”
包子脸男人脸上丝毫没有感激神情的说着感谢的话
阿兰耸了耸肩,看见杰拉德的肩膀上有了薄薄的霜,现在虽然刚刚11月但天气已经有些凉,该是等了很久了吧
话题不知如何继续两人有点尴尬的对站着,直到迈克尔迷迷糊糊嘟囔了句:”冷.”
杰拉德恍然大悟的跟阿兰说了拜拜,半搂半抱的把欧文带进屋里,
房门关上的霎那,不知是不是错觉的,阿兰似乎看见欧文回头了看了自己,深褐的眼眸里,晦明不清

低头看了看手表,时间刚刚划进新的一天,1999年12月14日

真是可惜,迈克尔,本来应该可以第一个对你说成人快乐的,不是么?

后来每当想起那天,阿兰总觉得自己不仅成全了一些东西,也许也错过了另外一些,

自从那天开始似乎就没有再和迈克尔单独出来过了,
有时是自己带着女友,再加上欧文和路易斯,这种情况一只手就能数过来,多些时候会有斯蒂文杰拉德和韦恩鲁尼,这种情况多发生在韦恩鲁尼去了老特拉福德后,用韦恩的话说是男人们的周末,而最后往往是两个坏小子欢饮到黎明.而两位安菲尔德双子星相互监督早早回家
这样的聚会从欧文离开利物浦后变得很少,几近绝迹,每当韦恩把自己生拉硬拽去酒吧后,往往只看见笑得有点为难的利物浦队长,偶尔会有个西班牙人,
这种时候阿兰会有很本能的排斥感,结果往往是早早结帐回家,一般还没到停车场就会看见长得象史瑞克的某小孩,有些郁闷的跟了出来,一屁股坐在副驾驶上
“阿兰,送我回家.”
“我欠你的呀.”阿兰一般会恶狠狠的回他句,但还是乖乖开车把这位少爷安全送达

然后欧文回来了,

因为一个在纽卡一个在利物浦,而其他两个在曼彻斯特,被还原的聚会出现了以往不同的局面,阿兰和韦恩快喝完第一杯龙舌兰后,利物浦队长满面春风的与纽卡前锋谈笑风生的走了进来,欧文淡淡的笑着,看到他们后淡淡的招了招手,

阿兰知道很多事情改变了,不仅仅是到达的顺序

他们之间_______迈克尔与斯蒂文,与他,以及他们

又一个五年,他们每个人都经历了很多,而迈克尔经历了更多,每个人的人生都到了新的路口

在属于迈克尔的道路上,早在十年前,阿兰史密斯就不再是那个会一直与走下去的人,即便他们比这里任何一个人都更早的相遇

那么会有下一次重逢么

04年的夏天,杰拉德站在欧洲之巅的时候,转过头,身边只有笑容熟悉却又陌生的西班牙人,他皱了皱眉,然后笑着与其他人一起庆祝,鲜红的飞花里,仅属于自己的人生,扑面而来

下一个交错的路口在哪里?

而迈克尔自己呢,如果温柔是天性使然,那么坚强则是时间的磨砺,人生这场戏剧里,陪你登场的人也好,与你一起演绎出最动人篇章的人也好,没人能保证陪你走到谢幕那一刻,

风云际会,是否仍然难免一场告别?

一切在漫长的路途上,都是未知




“阿兰,你喜欢迈克尔对吧.”
韦恩撑着头,正儿八经说道,
阿兰史密斯很没形象的被水呛到,放下手中的报纸猛咳嗽起来
报纸醒目位置上是欧文转会曼联的传言
“你激动个什么,你说老头子会不会真把迈克尔买来呀.”
“我们的锋线够挤了.再说你哪根神经觉得我喜欢迈克尔了.”
“因为你讨厌斯蒂文么.”
“他是利物浦的,还是中场,不待见个常年铲你球的人很奇怪么?”
“可是你跟弗兰克关系不是很好么.”
“…….”
“你一定是喜欢迈克尔了,我喜欢迈克尔那会也很讨厌斯蒂文就是了.”
“你喜欢迈克尔?”
当第二次被呛到后,阿兰索性把水推得远远的,跟史瑞克小孩杠上了
“恩啊,不过是以前的事情了么,那时候我就想要是我早出生那么几年,在斯蒂文还没遇见迈克尔的时候就碰见他.”
作出STOP的手势,阿兰想这个时候跟这个粗神经的家伙讲这与谁先遇见其实并没多大关系,大概是对牛弹琴
“那你现在不喜欢了.”
“也不是么,只是感觉不同了呀,以前是很喜欢那种喜欢,可现在是喜欢.”
虽然表达不清,但是这个思想直线的小家伙其实分得很清楚了吧,迷恋与单纯的喜爱,可以很象,但是毕竟不是一回事
“什么时候开的窍.”不经意的提问对上某小孩笑得一脸”奸邪”
“第一次来报到撞上某个挨训家伙的时候.”
阿兰满头黑线,不知道是该自我催眠童言无忌,还是该感叹年轻真好.

“那个阿兰,这周不是有两天假么?我们去找斯蒂文和迈克尔玩么.”
好不容易从当机机状态中恢复过来,阿兰摆摆手.
“人家忙着呢.”
“我打听了,利物浦也放假来的.然后我们跟他说一起庆祝迈克尔复出他一定会去的了”
看着”谋划完美”的某小孩,阿兰史密斯无奈的缴械投降
“那个阿兰,这次可不可以不中途跑掉.”
某小孩皱着眉,”可怜巴巴”的看着阿兰
“I SWEAR”
阿兰好玩的揉了揉小孩脸上嘟嘟的肉
心情不错的想:其实也许斯蒂文杰拉德是个不错的家伙




 

  评论这张
 
阅读(70)|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