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K街5號

最了解你的人——是敌人

 
 
 

日志

 
 

橄榄国少年党记事(1)——伍德盖特·lost good things(非腐女勿点)  

2007-05-19 01:01:37|  分类: ≮镜花水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CRIS大咧咧的开着老大新拨给自己的莲花奔自家新宅去了,橄榄这破地成天粘忽忽的,湿不旯溻的,气候要多讨厌有多讨厌,这就让CRIS在某种程度上开始想念沃丰明媚的阳光,就象他当时在明媚的阳光里想念现在明亮的钞票一样,当然两种想念的级数是不同的,

如果今天不下雨,那么无疑葡萄牙人的心情会是相当之愉悦的,组织里给他升了官加了钱,眼红他的人有一大群一大群,20刚出头的小鬼,要风得风要雨得雨,老头子器重得不行,晚上去泡吧,把到了一大把漂亮妹妹,但是不能带回家,真是太可惜了,这倒不是葡萄牙人有什么一期一会的原则之类的破事,纯粹在于今天自己的同居者兼进行时”密友”阿兰要回来了,为了不让美人被此人的火气伤及,更为了自己不在美人走后被揍成猪头,葡萄牙人还是决定”身无旁骛”的滚回家,只是从他踏出酒吧那一刻起,天空就开始下起了雨,然后让他直觉敏锐的意识到,今天的RP已经告罄了.

 

果不期然,刚到家门口就看见那位史密斯先生抱着膝盖蹲在大铁门外,浑身湿淋淋的,无力的揉了揉发疼的额头,CRIS走过去,开开门.,把看着象在泰晤士河里游过一圈的家伙拎了进去

“钥匙呢?”

“没带”

“车呢”

“被扣了.”

“扣哪了?”

“国道,我说丫就不能让我消停消停!烦着呢.”

把鞋朝着楞在门口的CRIS一甩,ALAN怒气冲冲的上了楼,巨大的关门声后,偌大的客厅里只有挥散不去的酒味在扩散,也分不清楚是谁身上的

平静的走到玄关把鞋摆好,CRIS深吸一口气

,闭了下眼,

转身,

朝着楼上大吼

“…阿兰史密斯,别他妈告诉我你丫又跑去了利兹,利物浦,还是杀千刀的新城堡?”

回应他的是更大的摔门声,葡萄牙人猜测,这次应该是洗手间的

 

曼联是橄榄国内,最牛X的组织,商政艺体,覆盖面影响力之广,那是相当惊人的,当然,这话是搁三四年前说的,这两年,伦敦西头新崛起的俄罗斯帮,割城掠地速度快得跟火箭似的,再加上伦敦北头的枪手会,老头子现在一听到伦敦口音就头疼,一见伦敦人就眼红,吵吵嚷嚷的;”要反了要反了.”

 

说这话的时候,坐在会议桌旁边的曼联各个骨干神色各异,葡萄牙人翘着腿惬意的咬着口香糖,里奥低着头玩着手上的戒指,韦恩奋力的打着PSP,史密斯烦躁的敲着桌子,加里压着声音在桌底下褒着电话羹,阿根廷人噼里啪啦发着短信,两人还时不时交头接耳的讨论着西班牙的电话费是不是太贵

 

老头子猛拍桌子,总算让诸人短时间内坐正了,

“下个星期,利兹那边几块地就要拍了,这次切尔西那帮家伙想必是又要抢的,所以么.”

一眼扫下去,低头的低头,望天的望天,看风景的看风景,好不容易总算对上双直视的眼睛__不知道在瞎琢磨什么的阿兰史密斯似乎琢磨出了个什么头绪正好抬头.

“阿兰,这个任务就交给你了.”

阿兰还没反映过来,本来视线多方放射的几个家伙就开始集体行注目礼了____目标是葡萄牙人,CRIS再一次感到头疼,

”老大,我跟阿兰一起去吧.”

 

事情就这么定了下来,其实不能怪曼联的几位大哥不务正业,实在是这跟俄罗斯帮牵扯到一起的破事太闹心,千扯万扯总扯出些姻亲暧昧杂七杂八什么的,而且大家手头事情都不少,于是这样的差使真的不是上帝八卦,最合适的非刚刚休假归来无事一身轻的阿兰和春风得意马蹄急的CRIS莫属,至于阿兰以前在利兹那疙瘩的林林总总,总归是过眼云烟了

 

 

伍德盖特

 

当阿兰史密斯还在社会边缘的灰色地带踌躇的时候,是伍德盖特把他一把拽进黑暗里的,他当着阿兰的面把一个意图勒索他们的半大孩子揍到半死后,蹲到吓得瑟瑟发抖的阿兰面前,伸出手,然后牵着他离开了那条阴暗的街道,他们坐到灯红酒绿的PUB里,伍德给阿兰点了酒,阿兰人生第一杯酒,他象很多菜鸟一样被呛得很厉害,但是伍德没有笑他,也没有为他叫杯饮料,他只是问酒保要来七个迷你杯,然后把大杯的酒匀到小酒杯里,一小杯一小杯递给了阿兰,那时的伍德其实也是个半大的孩子,而阿兰,只是个孩子

 

伍德告诉他这个世界只有强大是正义的,于是阿兰希望自己能变强,象伍德一样,当时大兼并还没有开始,利兹的主人是白玫瑰,一群年轻却满怀激情和希望的家伙,伍德是很受人看重的,他的仗义还有他的拳头,而阿兰是被伍德保护在羽翼下的,跟伍德的暴戾相比,阿兰更多的是娇纵,没有人可以说他的不是,没有人可以指责他的行径,无论多么无理取闹多么不可理喻,阿兰史密斯是伍德的宝贝,是白色蔷薇中最纯粹的那一朵,不是苍白的纯洁,而是恣肆的纯粹,

 

他们在街头游弋,在PUB与会所间穿梭,收取保护费,为那些官爷们解决上不了台面的问题

等手头有钱了,他们会买些好东西或者去看场比赛_在VIP席,那样的日子阿兰想大概是最快乐的吧,所以后来,当伍德要离开的时候,他问阿兰;”你会恨我吧,我本该把你留在光明里的.”阿兰想起那些对手扭曲又恐惧的嘴脸,想起贵宾席里的香槟,想起伍德有力的拥抱,摇了摇头,什么都没说,只是紧紧的抱住伍德,CK-ONE的气息在之后很多的年月里萦绕阿兰周遭挥散不去

 

 

CRIS不是很喜欢用手敲桌子这个动作,特别是在餐桌上,因为这在某种程度上是对食物的不敬.而出身贫寒的自己对于食物出于本能的有着仅亚于父母的崇敬,可是现在他不得不连续半小时的重复着这个无聊的动作,对桌的阿兰一直在讲电话,并且没有停下来的意思,他知道对方是谁,阿兰的电话玲音都是单独的,而半小时前响起的是Lost good things____属于伍德盖特的铃音,威尔士人曾经告诉过他,英国人管这歌还有另外个叫法___童话破灭,CRIS并不是很清楚这个名字和阿兰的过去有什么联系,但是伍德是阿兰会柔声与之谈话的两个人之一,另外一个是强制而这个更象是出于本能,这点CRIS很难理解,虽然并没见过伍德本人,但是关于他火暴浪子的习性,还是有耳闻的,而当年白玫瑰的嚣张跋扈无所顾及也被很多人回忆着,在那样基础上构建起的时光,怎么会和童话划上等号的呢

 

直到在利兹街头,看着那个向他们走来衣冠楚楚,气质温和的青年时,CRIS想这个世上有太多的东西会因为时间而面目全非,伍德这回是作为官方的代表出面接洽各家买方的,谈吐得体,举止优雅,目光柔和,CRIS很难从眼前这个”标准精英”身上找到当年”白玫瑰之棘”的影子,谈话官方而冷感,CRIS想是不是由于自己的在场才让另外两人完全无法象电话里那样畅所欲言,可是如果叫他知趣离场___门都没有,他看得出阿兰的局促,即便他掩饰得很好,CRIS想自己是喜欢这个家伙的,不然不会事事这么上心,一个细小的动作就能揣测出对方的心情,比如现在他正在桌子底下搅着他的手指,这代表他很紧张,阿兰是个生活大条但神经细腻得过了火的家伙,他脑袋里塞了太多东西,同时还迫不及待的往里塞更多,CRIS不是很清楚伍德在这些杂七杂八的东西里占多少比例,但是一定是很重要的一部分,因为有次喝醉了的阿兰曾经趴在CRIS身上嘀嘀咕咕的说:”CRIS,你要把这半个我看好哦,要是他再不见了,我该怎么办呢.”

CRIS以为他说胡话,于是漫不经心的接口说;”那把另外半个找回来就好了.”

怀里毛茸茸的脑袋摇了摇,闷闷的说:”找不回来了,另外半个被伍德弄丢了,再也找不回来了.”

 

阿兰曾经以为会被伍德宠一辈子,因为他觉得似乎没有什么可以阻止这一切,因为伍德不是说强大便是正义么,正义是不败的,而伍德的拳头足够强大,只是那时的他们太过年幼,不明白,唯一强大的东西叫做权力

 

 

大兼并的开始对于象利兹这种中小规模的组织的打击是毁灭性的,阿兰不知道那种一夜间摧毁自己所拥有的一切的力量到底来自何方,政府,曼联,阿森纳,利物浦或者是新崛起的切尔西,现实忽略了起因忽略了经过直接给了他们结果,白玫瑰一夜之间凋零了,那时看着各奔东西的同僚阿兰觉得害怕慌张,但是并不绝望,因为伍德还牵着他的手,还站在他身旁,也许暂时他们不会有漂亮的跑车,也许暂时只能在C区看球赛,但是一切还有重来的机会不是么,直到伍德象过去很多个夜晚一样抱着他,却叹息着告诉他,他将去西班牙的决定时,阿兰发现自己仍未绝望,这次是连绝望的力气都没有了

 

伍德的父母为他在西班牙安排了大学课程,那种严苛而正规的教育,他们只希望自己的孩子出人头地,至于方式并不重要,既然暗路不通,那么就在阳光中炽烤吧,伍德并没有反对,他清楚的知道凭借自己一人的力量是不可能重振白玫瑰的,而只要他在一天,那么那个死心眼的孩子也是不会放手的,那孩子是可以有着光明未来的,只要放开自己的手,那么那孩子就会走回阳光下去,即便也许会跌跌撞撞一会,但终究还给他本该属于他的未来,即便晚了一些

 

“你会恨我吧,我本该把你留在光明里的.”

即便放手,但他并不希望那孩子真的怨恨他

阿兰摇了摇头,比以往更紧的拥抱他

如果不能恨,也不能爱,

那么忘了可好?

 

 

CRIS不知道切尔西那边给出了什么条件,至少从伍德的态度上看,政府对曼联的热情并不太高,会谈礼貌却并不甚愉快的结束了,在交换意向书的那刻,CRIS看到伍德的左手上有什么东西闪了一闪,然后转过头看阿兰时,他觉得在那双琥珀色眼睛里,看到的是几乎要哭的释然

 

“只有声音的时候我可以把他勾画成我记忆里的样子,可是等见了面了,才真正清醒,一切都不同了。”

 

阿兰看着伍德消失在街角的尾灯,喃喃的说,CRIS刻意的咳了咳把手搭在阿兰身上,把他往自己怀里拢了拢,阿兰叹了口气,把手插在了CRIS的大衣兜里

 

少年阿兰的青葱岁月在飘散四处的花瓣里模糊了痕迹,但是在花泥深处,那个被留在黑暗中的半个自己,仍在固执的等待着,等待着暗夜童话的继续,然而利兹的春天总是太短,玛格利特谢去纯白的色调之后,白玫瑰的花期已然过去,当洛丝马丽和贵族蔷薇娇艳绽放鲜红欲滴时,属于白玫瑰的童话,破灭了

 

 

那地产拍卖案并没有象预想的那样落进红蓝两家之一的衣兜,而作为负责人的阿兰接下的新任务就是调查是谁在中间横插了一脚,

 

CRIS是被手机铃音吵醒的,欢快的CRISTMAS SONG,最近阿兰总是很忙,常常要工作到深夜,这点CRIS是明白的,当然这并不妨碍他寻思着明天去K那个扰人清梦的真人史瑞克一顿

 

阿兰白了眼在身边哼哼唧唧的CRIS,接起了电话

“韦恩,什么事?”

 

出于职业惯性,CRIS竖起耳朵听着电话的动静

不是偷窥癖了,营运官都是这样不是么,习惯性的收集周围一切讯息

 

可是除了第一句话,阿兰便一直沉默着,韦恩那该死的利物浦腔在电话那头机关枪似的说着,沉重打击了CRIS自己对于英国俚语的听力自信,

 

“好的,我会等他电话。”

撂下电话的阿兰,蒙过被子,塞上耳机窝到床边“睡”了,CRIS也懒得去烦他,他一不是他保姆二不是他心理医生,他爱闷就闷着得了,反正也不是闷一两天了,谁管呀,不出意外八成是又什么事情被手下搞砸了

 

然而,当第2天CRIS醒来发现空空如也的令一半床,同时意识到自己再一次迟到的时候,他开始觉得事情并不那么简单了。

 

幸运的是赶回总部的时候,老头子还没到,阿兰和韦恩也不知道上窝着去了,大家发呆的发呆,电话的电话,补眠的补眠,打游戏的打游戏,直到时钟不耐烦的敲了11下,老头子才容光焕发的走了进来,“有好事”这是大家的一致观点,可是看着老头子身后表情比较复杂的阿兰和韦恩,加里暂时把电话转到了语音,海因策把短信按到了草稿箱,里奥多睁开了一只眼睛,洋葱头把游戏存了档

 

阿兰并不是现在老头子最器重的人,但是办事效率还是摆那了的,利兹的事情很快就查到了头绪,除开四大势力,能一次掏出这么多钱的并没有几个————新城堡自然是前几号怀疑对象,而这次过程简洁利落,这种才能和手段无不证明这个程咬金身后有高人指路,而算算日子,也该是那人回来的时候了,

 

 

 

 

  评论这张
 
阅读(32)|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